[ 虛擬主機,網頁空間,網頁diy | 家電維修站 | 網頁DIY,虛擬主機 ]


輸入Email訂閱
以下為電子報內容
同學的媽媽
  網頁DIY,虛擬主機
虛擬主機網頁空間
網頁DIY,虛擬主機
訂房系統
免費訂房程式
  ★觸動心靈電子報★
♀阿郡遊樂園ePaper~
119健康電子報
網路創業新鮮報
台灣網路生活雜誌
 
 
新す♂純屬意外♀す
  《新す♂純屬意外♀す》報友注意事項 本電子報如有傳送任何不實、不雅、猥褻的文字或圖片,純屬欣賞,不要意外,所謂千古不朽的藝術,其特點就在於無論時尚怎麼改變,它總是有辦法滿足任何時尚的任何人。

本電子報中所有討論文章、言論、圖片、連結之立場或版權責任,並無任何刻意毀謗、威脅、不法、攻擊性、毀謗性或侵害他人智慧財產權之情事,本電子報中所發表之任何言論、文章、圖片,連結僅代表回饋報友為出發點,如有雷同,不要見怪,純屬欣賞,不要意外。 本電子報將不定期發報,期望各位族友踴躍訂閱,也請多多宣傳。
 
  淫蕩天使
TacoMart電子報
 
 
同學的媽媽
本期發刊日:2011/02/06
中午暑期輔導結束,小傑和同學小哲回到小傑家中,打算來個PS2的GT3大戰。為此,小傑已苦練了好久,準備要把小哲痛宰一頓。一回到家門,就看見母親陳思瑜橫躺在沙發上講電話。母親已懷孕八個月,小傑今年十四歲,就讀國中二年級,母親將來生產後他就有一個相差十四歲的弟弟。小哲對思瑜喊了聲:「伯母好!」,思瑜則對小哲報以點頭微笑。小哲覺得小傑的母親並不是頂漂亮,但凹凸有致的身材,總是令人遐想。自從第一次見到她之後,這位同學的母親便一直是她性幻想的對象。現在懷了身孕,豐滿的胸部、渾圓的肚子,更讓小哲有想要姦她的衝動。而剛剛的那一個狐媚的微笑,彷彿是對他的一種挑逗。

芳吟繼續講著電話,小傑、小哲兩人則繞過客廳要進房間,小哲進房間前仍不捨地望向芳吟,赫然發現橫躺在沙發上的芳吟,在孕婦裝底下竟然什麼都沒穿,直接可以看到股溝和黑黑的陰毛!如此畫面對小哲的震撼可想而知。今天的GT3大戰,小哲慘敗!小哲回到家中後,腦袋裡仍充滿了剛才小傑母親未著內褲的畫面,並且躲在房裡打了三次手槍。但似乎沒法解決想要上小傑母親的衝動,小哲下定決心;一定要嚐嚐思瑜那動人的肉體,把自己的肉棒挺進同學母親的肉洞裡。

晚間,他偷偷打了電話給小傑的母親:「喂!伯母,我是小哲啊。明天我家人都不在,我媽媽說明天看我能不能去同學家一起作功課,所以我可不可以明天中午暑期輔導完了去你家和小傑一起做功課?)實情是,媽媽說明天家中沒人,你中午放了學在外面吃完飯,就趕快回來做功課,不要到處亂跑!)」思瑜道:「可以啊,不過,小傑明天中午放學後就直接要去補習耶...沒關係,你到我家來吃飯做功課,然後等他回來好了。」小哲心想;我就是要挑小傑不在的時候。於是答道:「喔!那這樣就謝謝伯母了!」思瑜道:「你跟小傑這麼要好的同學,還客氣什麼。」

第二天,暑期輔導結束,小傑果要按行程直接去補習班。小傑道:「那你先打電動,等我回來我們在一起做功課。」小哲應了聲「好」,兩人就分手。小哲來到小傑家,小傑的母親已經把飯菜擺在桌上。思瑜道:「小哲你先去洗手,我在炒個蛋就好了。」小哲一邊口裡答道,一邊掏出昨天偷拿媽媽的五顆安眠藥所磨成的藥粉,迅速的倒進湯裡面,並攪拌使其溶解。不一會兒,思瑜挺著大肚子端著一盤炒蛋出來。小哲道:「不好意思,伯母懷孕還讓您這麼辛苦。」思瑜答道:「哪裡辛苦,我自己也是要吃啊!」小哲故意吃得很慢,等思瑜吃好、喝了兩碗湯,小哲都還剩大半碗的飯。

思瑜道:「多吃點,你們都還在發育,需要多一點的營養。」小哲:「謝謝伯母,伯母您先去看電視,等一下我來收拾就好了!」「這怎麼可以!你是客人啊...」小哲道:「沒關係啦!這小事我來就可以了,況且光這樣白吃我也不好意思啊!」思瑜道:「真是好孩子,小傑能像你這樣懂事就好了。」說著就手稱著後腰往客廳蹣跚的走去。小哲於是趕快吃完飯,然後把剩菜剩飯,收到廚房,並且不忘把那加料的湯倒掉。以免被發現他沒喝湯。小哲收拾完,也到客廳陪思瑜看電視,順便觀察思瑜的情況。果不其然,思瑜對小哲說:「我有點睏,去睡個午覺,你就把這兒當自己的家,小傑大概3點就回來了。」看來安眠藥奏效了。

思瑜進房後,小哲又刻意多等了半個小時,才偷偷地進到思瑜的房間。發現思瑜已經熟睡,並且發出輕微的鼾聲。小哲仍不放心的輕輕地搖搖思瑜,還真是一點反應也沒有。於是小哲大起了膽子,伸手往思瑜的下體摸去,發現思瑜今天有穿內褲,小哲的手就在內褲外來回撫摸著思瑜的陰部,接著他將孕婦裝掀到思瑜的大肚子上,露出了整個內褲,又將內褲小心翼翼的脫下,思瑜的肥厚陰唇就這樣一覽無遺。小哲學著A片上所看到的,將思瑜的雙腿分開,舌頭舔著思瑜的陰部,鼻中聞著女性陰部特殊的氣味,舔了一會兒,或許是舌頭刺激到了陰蒂,思瑜不自主的發出了輕微的呻吟,倒是把小哲嚇得不敢動...後來才發現思瑜仍是熟睡著沒有醒來。
 
小哲又將孕婦裝拉高至思瑜胸部下面,露出思瑜八個月身孕的大肚子,接著又把孕婦裝的肩帶從思瑜的雙肩拉下,並將胸罩解開,就這樣思瑜肥大的奶子,就展現在小哲的眼前。小哲覺得思瑜的乳頭跟乳暈很大,又很黑。事實上,這是因為懷孕的關係。小哲用手揉捏著思瑜的奶子,然後把自己的頭整個埋在思瑜的胸部間,開始親吻乳房的每一吋,一直親到了乳頭,接著開始貪婪的吸著、舔著思瑜的乳頭....。小哲退下褲子,露出直挺挺的肉棒,並將思瑜的雙腿更分開些,以便露出整個陰部,於是兒子同學的肉棒挺進洞內,好溫暖啊!小哲這樣想著。不多說,小哲開始了抽插穿刺運動,思瑜似乎也有些微反應,「嗯...嗯...」,哼了兩三聲,可能受了影響正在做春夢吧!不一會兒,小哲悶哼一聲,精液全數進入思瑜的陰道內,直奔子宮(小哲是第一次所以比較快,請多包涵)。

小哲累得趴在思瑜肚皮上喘氣。看看了錶,一點五十三分,思瑜還沒醒,見機不可失,又幹了這誘人的同學母親一次。小傑補習完回到家中,發現母親並不在客廳而小哲正在房間裡打電動,小傑對小哲道:「等我一下,上廁所!」上完廁所小傑經過母親房門,順手打開房門看母親在不在,結果母親正熟睡著,臉上掛著微笑與一抹潮紅,似乎正做著好夢。小傑不由得將記憶拉回到兩個月前,那時學校尚未放暑假,吃完晚飯就要趕著去補習,父親則出差一個禮拜.....。那一天晚上,小傑在補習班上考完小考,準備要上英文課,結果補習班導師說英文老師臨時請假,同學們可以先回去了,補課日期以後再通知。因此,那天小傑就提早回家。

到了家門口,赫然發現門口多了兩雙很大號的球鞋,「原來家裡有客人..」小傑這樣想著。開門一進客廳,客廳竟然都沒人!小傑覺得奇怪,一看母親房門是關著的,房門內傳來母親的笑聲...。小傑悄悄地進入後陽台,因為後陽台有窗戶可以看到母親房間裡。後陽台掛了許多母親洗好未收的衣服,就在衣服掩蔽下,小傑定眼一看....母親房裡的景況把小傑給嚇傻了....。一個全身赤裸的黑人正趴在也是全身赤裸的母親-思瑜身上,兩個人正吻的不可開交,那黑人伸出舌頭與母親的舌頭交纏在一起...。那黑的發亮的手不忘在母親的大奶上又揉又捏。小傑真是太驚訝了,他沒想到母親竟然會對父親不貞,而且是跟黑人搞在一起!

舌吻完成,那黑人又低頭吸允母親的乳頭,又用牙齒輕咬著乳頭...。「嗯...」母親感到一絲痛楚,輕輕的呻吟著。黑人的手滑過母親六個月身孕的肚子,游向母親的陰部,開始玩弄母親的陰戶。「嗯..嗯...」,那黑人見了母親的反應,兩隻手指插入陰道內,轉了轉,拔了出來,看到兩隻手指上沾滿了母親的淫水,那黑人嘿嘿地淫笑,發出「woo!」的一聲驚嘆。黑人就把兩隻手指塞入母親的口中,母親則淫蕩的吸允著。黑人扒開母親的雙腿,開始猛舔母親的陰戶,又用舌頭快速地挑動母親的陰蒂,母親受不了刺激而開始浪叫....。「嗯...嗯...啊.啊..啊∼!Jack!快...快進來∼!」

小傑心想:「原來那黑人叫Jack,真他媽的死黑Jack竟然在我家幹我媽,媽媽真是有夠淫蕩!」其實小傑看著這由母親上演的活春宮,那話兒早已翹得老高。他之前也常在後陽台偷看父母親做愛,但這次母親與黑人交媾所帶給他的刺激與震撼,早勝以往數百倍!那黑Jack受到了母親淫蕩的召喚,笑道:「思瑜寶貝∼我來了!」(不會吧!Jack與思瑜!又不是演鐵達尼!)只見黑Jack從母親身體上爬起來,那黑人聳立的超級尺寸的大陰莖又再次震撼著小傑;「天啊!這麼大!這麼大的東西要插進媽媽裡面」。小傑眼睛餘光一掃,赫然發現母親屁股底下墊了一大堆衛生紙,那堆衛生紙上早已濕滿一片!

「哇靠!媽媽的淫水真豐沛!」小傑心裡暗嘆著。黑Jack那XXL尺寸的陰莖慢慢挺進母親思瑜的陰道內。「嗯!Jack寶貝!你的雞巴好熱!」母親淫蕩的呢喃著。那黑人Jack也很舒服,說道:「寶貝,妳的洞裡也很溫暖...」(對啊,等一下就可以摩擦生熱鑽木取火了!)黑Jack開始慢慢抽送在母親體內的陰莖,母親亦配合著黑人的節奏呻吟著,小傑雖是眼睛在看,但手也沒閒著,五隻手指也配合著套弄自己的那話兒。突然,母親的呻吟聲沒了,一看原來是黑Jack一邊操著母親的淫穴,一邊又開始與母親舌吻起來。「嗯..唔..唔...」看來母親爽得仍是不由自主地想要呻吟。

黑人Jack挺直了上身,用手抬起母親的雙腿,開始加快抽送的速度,劈劈啪啪,因猛力抽送而撞擊母親屁股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。「喔... 喔..啊啊.. 啊... 啊...」母親的浪叫也隨著黑人Jack加快速度而越來越大聲。「嗯...嗯...喔..我快死了..喔..好棒..傑.克.你好棒嗯..要死了..Fuck me! 喔! Fuck me baby!」黑人Jack也回話了,叫道:「Yeh.. I’m fucking you now..baby.. Fuck.. Fuck.. Fuck !」黑人Jack的狂抽猛送、肉體的撞擊聲、母親的淫叫再加上母親大奶子及六個月身孕的大肚子隨之劇烈晃動,組成了這一齣慷慨激昂的性愛歌劇。

小傑已忍受不住,精液快要噴射而出。「呼∼」小傑喘了一口氣,已先行繳械。卻又見黑人Jack躺在母親身旁,而母親則起身坐在黑人Jack的胯間;原來要改用女上男下的姿勢。黑Jack兩隻手捧著母親的大屁股,上下套弄幹著母親的肥穴。母親的屁股也繞圈圈似地扭動,讓黑Jack爽得「Oh Yea ,Oh Yea」亂叫。黑Jack將母親身體抱近自己,開始猛吸母親的乳頭,然而母親屁股的動作仍沒停止,反而加快....。「喔...喔...啊..啊啊 ..啊..要出來了..嗯要出來.......」母親先達到了高潮.... ,黑Jack的大陰莖仍留在母親體內,兩人的胯間都是母親的淫水,順著兩人的身體留到床單上。「剛剛的衛生紙白墊了,媽媽明天還是要洗床單!」小傑心想。

突然間,母親房內浴室的門「呀」的一聲打開來,出來一個金髮白皮膚的全裸外國人。小傑嚇了一跳,隨即想到剛要進家門所看到的兩雙球鞋:「原來有兩個外國人,一黑一白,嘻…不知這兩個叫『黑白劍少』,還是『黑白雙煞』。對媽媽來說大概是不管黑人、白人只要會幹就是好人。他幹嘛一直躲在浴室裡?難道在洗澡?」那白人走道母親與黑Jack的身後,跪在床尾,扒開母親的屁股,伸出舌頭就往母親的屁眼舔去....母親那敏感的地帶,受不了刺激,讓母親輕哼了一聲,屁股也不由自主的顫抖.....。白人舔的很專注,彷彿那兒的味道很好,母親也一聲聲的呻吟著,屁股也不住的顫抖。黑Jack的雙手也幫著扒開母親的屁股,使母親的屁眼完全顯露在外。

接著那白人取了一罐不知什麼東西,挖出罐內的像藥膏的東西往母親的屁眼上塗抹,然後又用手指把那藥膏塞進母親的屁眼內,當那白人的手指插入母親屁眼內時,母親「啊」的一聲叫了出來。白人的手指就在母親的屁眼裡轉呀轉、轉呀轉、轉了又轉,母親也發出「嗯...嗯..啊..」的呻吟。終於,那白人拔出了手指,又挖了些藥膏塗抹在自己的雞巴上。那白人的Size雖比不上黑Jack,但也算不小了。只見那白人雙手抓著母親的屁股,將自己的那話兒向母親的屁眼擠進去.....「啊∼∼∼」母親的叫聲更大了,小傑真不知她是感到爽還是痛。白人開始在母親屁眼內慢慢抽送,黑Jack亦開始運動他停在母親體內的陰莖.....「啊...啊...嗯....啊...嗯..啊∼∼∼」快感與痛感加在一起,不由得使母親發出更浪蕩的呻吟。

白人加快了抽送的速度,母親的呻吟也隨之加快,白人每送進屁眼一次,母親就要叫一次。到後來趴在黑Jack身上的母親緊緊地抱住黑Jack,彷彿這樣就能幫助她抵受那白人陰莖對她柔嫩屁眼的衝擊。接著,黑Jack要起身,並且把在母親肥穴裡抽插的那話兒拔出來,白人也抽出母親屁眼裡的陰莖,他們幫著母親讓她站在地上,黑Jack則坐在床尾,兩腿大開,露出他的超大陰莖,讓母親彎下腰來吸允他的陰莖。母親把嘴巴張的很開才將黑Jack的陰莖含進去,母親開始吸舔著這大陰莖。而那白人則重新插進母親柔嫩的屁眼裡開始抽送。不一會兒,黑Jack感覺自己要快達到高潮了,雙手便抓住母親的頭,快速地在母親小嘴裡抽送。

「啊」的一聲,黑Jack將精液全部射進母親的嘴裡。白人也加快了在母親屁眼裡抽插的速度,「劈劈啪啪」那動人的肉體撞擊聲再度響起。母親的嘴放開了黑Jack的陰莖,吞進黑Jack的子孫精之後,又開始了浪蕩的呻吟。後來,那白人忽地放慢速度,但抽送的力道仍然不減,突然,白人「喔」的一聲,伏在母親背上,精液也已射進母親屁眼內,抵達直腸。三人躺在床上喘息一會兒,開始穿上衣服,這時黑Jack意有所指的淫笑道:「思瑜寶貝何時再來跟我們學英文?」母親媚笑道:「有兩位這麼好的老師,當然有空就去啊!」那白人答腔說道:「那等妳喔!」小傑心想:「難道他們是媽媽前一陣子去學英文時的英文老師?」聽罷,小傑又從原路溜出家裡,躲進頂樓的樓梯間內,回想著剛剛看到媽媽和外國人偷情的情景,硬是又打了兩次槍。發射完畢,腦中思緒慢慢沉澱下來,突然想到;母親這麼淫蕩,不知給多少人幹過.....,那母親肚子裡的胎兒會是父親下的種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