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超商代收 | 免費網路開店 | 訂房網 ]


輸入Email訂閱
以下為電子報內容
庄子──養生主

莊子內篇.

養生主 第三  六章

文化小站


∼原文∼

∼注釋∼

∼譯文∼

 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以有涯隨無涯,殆已;已而為知者,殆而已矣!
  為善無近名,為惡無近刑。緣督以為經,可以保身,可以全生,可以養親,可以盡年。
︰邊際,極限。︰知識,才智。︰追隨,索求。︰危險,這里指疲困不堪,神傷體乏。︰此,如此;這里指上句所說的用有限的生命索求無盡的知識的情況。︰接近,這里含有追求、貪圖的意思。︰順著,遵循。︰中,正道。中醫有奇經八脈之說,所謂督脈即身背之中脈,具有總督諸陽經之作用;“緣督”就是順從自然之中道的含意。︰常。︰通作“性”,“全生”意思是保全天性。養親︰從字面上講,上下文意不能餃接,舊說稱不為父母留下憂患,亦覺牽強。姑備參考。盡年︰終享天年,不使夭折。   們的生命是有限的,而知識卻是無限的。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,勢必體乏神傷,既然如此還在不停地追求知識,那可真是十分危險的了!做了世人所謂的善事卻不去貪圖名聲,做了世人所謂的惡事卻不至于面對刑戮的屈辱。遵從自然的中正之路並把它作為順應事物的常法,這就可以護衛自身,就可以保全天性,就可以不給父母留下憂患,就可以終享天年。
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,手之所觸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響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;合于桑林之舞,乃中經首之會。
  文惠君日︰“譆,善哉!技蓋至此乎?”庖丁釋刀對曰︰“臣之所好者道也,進乎技矣。始臣之解牛之時,所見無非全牛者。三年之後,未嘗見全牛也。方今之時,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,官知止而神欲行。依乎天理,批大 郤導大窾,因其固然;技經肯綮之未嘗,而況大軱乎!良庖歲更刀,割也;族庖月更刀,折也。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數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發于硎。彼節者有閒,而刀刃者無厚。以無厚入有 閒,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,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于硎。雖然,每至于族,吾見其難為,怵然為戒,視為止,行為遲,動刀甚微。謋然己解,如土委地。提刀而立,為之四顧,為之躊躇滿志,善刀而藏之 。
  文惠君曰︰“善哉!吾聞庖丁之言,得養生焉。”
︰廚房。“庖丁”即廚師。一說“庖”指廚師,“丁”是他的名字。︰替,給。文惠君︰舊說指梁惠王。︰剖開、分解。︰接觸。︰靠。︰踏、踩。︰用膝抵住。砉然︰皮肉分離的聲音。︰通作“響”,聲響。“向(響)然”,多種聲音相互響應的樣子。︰進。 騞然︰以刀快速割牛的聲音。︰合乎;“中音”,意思是合乎音樂的節奏。桑林︰傳說中的殷商時代的樂曲名。“桑林之舞”意思是用桑林樂曲伴奏的舞蹈。經首︰傳說中帝堯時代的樂曲名。︰樂律,節奏。︰“嘻”字的異體。︰通作“盍”,怎麼的意思。一說為句中語氣詞,讀如“蓋”。(13)釋︰放下。︰喜好。︰事物的規律。︰進了一層,含有超過、勝過的意思。︰于,比。︰精神,心思。︰器官,這里指眼 睛。︰知覺,這里指視覺。天理︰自然的紋理,這里指牛體的自然結構。︰擊。︰通作“隙”,這里指牛體筋腱骨骼間的空隙。。引導,導向。︰空,這里指牛體骨節間較大的空處。︰依,順著。固然︰本然,原本的樣子。︰通作“枝”,指支脈。︰經脈。“技經”指經絡結聚的地方。︰附在骨上的肉。︰骨肉連接很緊的地方。︰不曾。︰嘗試。︰大骨。︰每年。︰更換。︰眾;“族庖”指一般的廚師。︰斷;這里指用刀砍斷骨頭。︰出,這里指剛從磨刀石上磨出來。︰磨刀石。︰縫,間隙;這個意義後代寫作“間”。恢恢︰寬廣。游刃︰運轉的刀刃。︰指骨節、筋腱聚結交錯的部位。怵然︰小心謹慎的樣子。︰牛體分解的聲音。︰堆積。躊躇︰悠然自得的樣子。滿志︰滿足了心意。︰這里講作擺弄、擦拭的意思。養生︰其後省中心語,意思是“養生之道”。   廚師給文惠君宰殺牛牲,分解牛體時手接觸的地方,肩靠著的地方,腳踩踏的地方,膝抵住的地方,都發出砉砉的聲響,快速進刀時刷刷的聲音,無不像美妙的音樂旋律,符合桑林舞曲的節奏,又合于經首樂曲的樂律。
  文惠君說︰“嘻,妙呀!技術怎麼達到如此高超的地步呢?”廚師放下刀回答說︰“我所喜好的是摸索事物的規律,比起一般的技術、技巧又進了一層。我開始分解牛體的時候,所看見的沒有不是一頭整牛的。幾年之後,就不曾再看到整體的牛了。現在,我只用心神去接觸而不必用 眼睛去觀察, 眼睛的官能似乎停了下來而精神世界還在不停地運行。依照牛體自然的生理結構,劈擊肌肉骨骼間大的縫隙,把刀導向那些骨節間大的空處,順著牛體的天然結構去解剖;從不曾踫撞過經絡結聚的部位和骨肉緊密連接的地方,何況那些大骨頭呢!優秀的廚師一年更換一把刀,因為他們是在用刀割肉;普通的廚師一個月就更換一把刀,因為他們是在用刀砍骨頭。如今我使用的這把刀已經十九年了,所宰殺的牛牲上千頭了,而刀刃鋒利就像剛從磨刀石上磨過一樣。牛的骨節乃至各個組合部位之間是有空隙的,而刀刃幾乎沒有什麼厚度,用薄薄的刀刃插入有空隙的骨節和組合部位間,對于刀刃的運轉和回旋來說那是多麼寬綽而有余地呀。所以我的刀使用了十九年刀鋒仍像剛從磨刀石上磨過一樣。雖然這樣,每當遇上筋腱、骨節聚結交錯的地方,我看到難于下刀,為此而格外謹慎不敢大意,目光專注,動作遲緩,動刀十分輕微。牛體霍霍地全部分解開來,就像是一堆泥土堆放在地上。我于是提著刀站在那兒,為此而環顧四周,為此而躊躇滿志,這才擦拭好刀收藏起來。”
  文惠君說︰“妙啊,我听了廚師這一番話,從中得到養生的道理了。”
 公文軒見右師而驚曰︰“是何人也?惡乎介也?天與,其人與?”曰︰“天也,非人也。天之生是使獨也,人之貌有與也。以是知其天也,非人也”。 公文軒︰相傳為宋國人,復姓公文,名軒。右師︰官名,古人常有借某人之官名稱謂其人的習慣。︰獨,只有一只腳。一說“介”當作“兀”,失去一足的意思。︰此,指代形體上只有一只腳的情況。︰只有一只腳。︰舊注解釋為“共”,所謂“有與”即兩足共行。一說“與”當講作賦與,意思是人的外形當是自然的賦與。   公文軒見到右師大吃一驚,說︰“這是什麼人?怎麼只有一只腳呢?是天生只有一只腳,還是人為地失去一只腳呢?”右師說︰“天生成的,不是人為的。老天爺生就了我這樣一付形體讓我只有一只腳,人的外觀完全是上天所賦與的。所以知道是天生的,不是人為的。”
 澤雉十步一啄,百步一飲,不蘄畜乎樊中。神雖王,不善也。 ︰雉鳥,俗稱野雞。︰祈求,希望。︰養。︰籠。︰旺盛,這個意義後代寫作“旺”。   沼澤邊的野雞走上十步才能啄到一口食物,走上百步才能喝到一口水,可是它絲毫也不會祈求畜養在籠子里。生活在樊籠里雖然不必費力尋食,但精力即使十分旺盛,那也是很不快意的。
 老聃死,秦失吊之ぅ,三號而出。
  弟子曰︰“非夫子之友邪?”
  曰︰“然”。
  “然則吊焉若此,可乎?”
  曰︰“然。始也吾以為其人也,而今非也。向吾入而吊焉,有老者哭之,如哭其子;少者哭之,如哭其母。彼其所以會之,必有不蘄言而言,不蘄哭而哭者。是遁天倍情,忘其所受 ,古者謂之遁天之刑。適來,夫子時也;適去,夫子順也。安時而處順,哀樂不能入也,古者謂是帝之縣解。”
老聃︰相傳即老子,楚人,姓李名耳。秦失︰亦寫作“秦佚”,老聃的朋友。︰這里指大聲地哭。其人︰指與秦失對話的哭泣者。老聃和秦失都把生死看得很輕,在秦失的眼里老聃的弟子也應都是能夠超脫物外的人,但如此傷心地長久哭泣,顯然哀痛過甚,有失老聃的遺風。︰剛才。彼其︰指哭泣者,即前四句中的“老者”和“少者”。所以︰講作“……的原因”。︰聚,踫在一塊兒。︰逃避,違反。倍︰通作“背”,背棄的意思。一說“倍”講作“加”,是增益的意思。忘其所受︰大意是忘掉了受命于天的道理。莊子認為人體稟承于自然,方才有生有死,如果好生惡死,這就忘掉了受命于天的道理。︰過失。“遁天之刑”是說感傷過度,勢必違反自然之道而招來過失。一說“刑”即刑辱之意。︰偶然。︰來到世上,與下一句的“去”講作離開人世相對立;這里的“來”、“去”實指人的生和死。夫子︰指老聃。︰天,萬物的主宰。︰同“懸”。“帝之縣解”猶言“自然解脫”。在莊子看來,憂樂不能入,死生不能系,做到“安時而處順”,就自然地解除了困縛,猶如解脫了倒懸之苦。   老聃死了,他的朋友秦失去吊喪,大哭幾聲便離開了。
  老聃的弟子問道︰“你不是我們老師的朋友嗎?”
  秦失說︰“是的。”
  弟子們又問︰“那麼吊唁朋友像這樣,行嗎?”
  秦失說︰“行。原來我認為你們跟隨老師多年都是超脫物外的人了,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的。剛才我進入靈房去吊唁,有老年人在哭他,像做父母的哭自己的孩子;有年輕人在哭他,像做孩子的哭自己的父母。他們之所以會聚在這里,一定有人本不想說什麼卻情不自禁地訴說了什麼,本不想哭泣卻情不自禁地痛哭起來。如此喜生惡死是違反常理、背棄真情的,他們都忘掉了人是稟承于自然、受命于天的道理,古時候人們稱這種作法就叫做背離自然的過失。偶然來到世上,你們的老師他應時而生;偶然離開人世,你們的老師他順依而死。安于天理和常分,順從自然和變化,哀傷和歡樂便都不能進入心懷,古時候人們稱這樣做就叫做自然的解脫,好像解除倒懸之苦似的。”


 指窮于為蘄,火傳也,不知其盡也。


本句旨意歷來解釋紛紜,不得要領。根據前文所述可這樣理解︰“指”、“薪”即脂薪,又稱燭薪,用以取光照物,“窮”是盡的意思,油脂燃盡于浸裹的柴薪,但火種卻不會熄滅,傳之于無窮。
  取光照物的燭薪終會燃盡,而火種卻傳續下來,永遠不會熄滅。

君文